死亡诗社与博尔赫斯口述

| 分类 HowTo  | 标签 漫漫人生路 

前言:

书写和思考将人类与动物区分开来,也因此使我们变得不同。我们一边寄希望与未来,将文化和智慧传承下去。一边紧握当前,以求有所突破。数万年过来,人类文明得以发展。时光也仿佛就在史学家拿起笔写写画画的过程中逝去了,仿佛也就只能如此,但是事情并不是这样的,我们都知道,并不是这样。

不论是生物在进(退)化,还是宇宙在衰变。从原始人嘿哟嘿哟的喊叫开始,我们就被赋予了自由的权利。在遥远的过去,吟游诗人的嘴中还传唱神话故事的时候,人类就已经从那些统治着人类的超凡力量下解放出来。我告诉自己,一个人应该去追究幸福和自由,去探求真相(请不要纠结于到底是权利还是权力),我也这样告诉身边的朋友,希望他们去感受美好,真真切切,快快乐乐。然而,人生在向前的过程中越来越具有鲜明的目的性。有时候,会愈发让人疑惑。是否坚持品质能够更好?每当我问自己这个问题,我都会告诉自己,是的,你应该保持美好的品质。

就像《凡人歌》所唱,你我皆凡人,生在人世间。然而,谁人不曾渴望放肆痛快去爱,活的痛快热烈呢?不曾渴望站在顶端放眼当世,看峰峦叠翠,跌宕起伏。然而大多人终将度过平凡的一生,穿梭于往来行人的街角巷尾。即便他们并不这么认为,却也无法改变这样的现实。这并不是说平凡不好,平凡,并没有什么不好。以前很多人嘲笑凤姐,拿她当做一个笑柄。凤姐说过,她花了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用于跨过这隐藏着于世间的沟壑。能坚持,极好。

所以你问我,人生的意义到底在哪里,或许就在那里。23岁的时候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情。

后记:

去年的12月1号,是我到上海工作的第一天。以后的博客可能会直接写在该博客github的issues里了。工作看起来很忙,却又仿佛没有成果。一个瓶颈到另一个瓶颈罢了。

参考:

前言来自琐琐碎碎读过的书和记不清的内容

  • 《神话与诗》
  • 《博尔赫斯:口述》
  • 《伊利亚特》
  • 《死亡诗社》
  • 《凡人歌》

后记来自工作和学习,知识的积累需要时间,慢慢沉淀方可。能否如尝我愿,尚未可知。


上一篇     下一篇